您的位置:首页 > 文化频道 > 舆情观察 > 网摘>正文

许纪霖:中国凭什么统治世界?

时间:2014-03-24 15:08:34    来源:道德文化公益网

许纪霖:中国凭什么统治世界?

富强与文明是近代西方崛起的两大秘密,中国在追求现代化过程当中,暂时舍弃了文明,全副精力攻富强,不惜一切代价学西方,追求“富强的崛起”。路易斯·哈茨在为史华慈的《寻求富强》一书所作的序言中不无感慨地指出,严复站在尚未经历现代化的中国文化立场,一下子就发现了西方思想家未曾意识到的19世纪欧洲崛起的秘密,他在英国古典自由主义叙述的背后,读出了“集体的能力”这一西方得以富强的主题。从19世纪末到21世纪初,几代中国人追寻强国梦,在何种文明问题上,几度摇摆——最初英美,其后法兰西,随后苏俄,最后回到英美——至今争论不休,但在富强这一关节点,却前赴后继,纲举目张。富强这门课是残酷的,学生先是被老师棒喝殴打,打醒之后一招一式模仿老师。经过一个半世纪的苦练,终于到了学生可以向老师叫板、师生平起平坐的时刻。假如像雅克所预言的那样,2050年真的实现了“东风压倒西风”,这究竟是中国的胜利,还是西方富强精神的胜利?西方人届时应该会骄傲地回答:“是的,是轮到你们东方人再次成为世界的统治者,不过这次你们却在精神上做了我们西方精神的俘虏。是我们让你们从野蛮走向了文明,哦不,从你们东方文明的视角来看,应该是从文明走向了野蛮!”

一个可欲的现代性既包含物质文明(富强),也内含精神文明(价值)。一部西方的现代化历史,也是道德与生存、启蒙价值与国家理性内在冲突、相互斗争的过程。19世纪到20世纪上半叶,在西方历史内部曾经出现过物质主义与国家理性携手走向全球野蛮扩张的文明歧路。这种以富强为核心的现代性,也预设了对人性的独特理解,不过那仅仅是霍布斯意义上追求自我保存、自我利益最大化的“生物人”,这种失去宗教与道德价值约束的现代性,无异于一种野蛮的现代性,或者说反文明的文明。一个社会假如没有文明法则的制衡,听凭现代性内部富强的单向膨胀,往往会堕于腐败、冷酷与野蛮。“二战”的爆发就与文明内部的这种残缺性有关。

富强的胜利,是一次西方精神的胜利,但这种普世的西方精神依然打上了中国特色的印记。甘阳提出要借助“通三统”,将儒家的和谐理念、毛泽东的平等传统与西方的自由精神打通,以此建立“儒家社会主义共和国”。若仅仅从富强来阐释的话,“三统”或许已经打通。现实版的“通三统”借助古代的外儒内法、革命的集权传统与西方的社会达尔文主义三者的联姻,共同打造了走向富强的中国崛起。

(原文节录,全文选载自《中国,何以文明》一书,作者:许纪霖,中信出版社出版)

(转载请务必注明:腾讯思享会。欢迎收听“腾讯思享会”或“ThinkerBig”公众帐号。)

 (来源:腾讯文化  责编:独孤风子)

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相关新闻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本文共有人参与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友情链接:保镖公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