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文化频道 > 党建前沿 >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正文

“代孕”,正在冲击伦理道德底线

时间:2013-12-29 15:54:40    来源:道德文化公益网
 

“代孕”,正在冲击伦理道德底线

本网评论员      

代孕,一个挑战社会伦理道德底线的隐秘行当。在物欲横流的现代社会,无数身份诡秘的“代孕妈妈”正用替别人怀孕生育来换取不菲的酬劳。而如今,这原本隐秘之事,正在被某些不义之徒假借公益之名,公开作为其获取暴利的一种手段。

“没有任何后顾之忧,你只需要以志愿者的名义,出租子宫即可,所得费用从8万元到20万元不等。”这是一家代孕网站征集代孕母亲公然打出的说明。经过调查发现,招聘“代孕志愿者”只是这家网站的招牌,归根结底,“寻找客户出钱做人工授精,进而介绍代孕妈妈,最后收取中介费用”才是网站运营的真实目的。也就是说,这家网站是一家代孕中介机构。“代孕已经形成了一个产业,只是牵涉到当事人的隐私,属于地下状态。”这位负责华南区域代孕网站业务的男子说,他们有法律顾问,知道如何避免违法和可能引起的法律纠纷。据该工作人员透露,该网站一年要介绍成功上百例代孕生意。“不要有任何顾虑,这是一个既献爱心,又有收入的行为,没有什么可以值得指责的。”至于网站的盈利模式,他坦言,就是靠收取中介费用,通常是收取15%的中介费用。

暂且让我们将此网站恶毒地假借公益献爱心来招募代孕母亲的卑鄙行当搁置一边,将目光聚焦于“代孕”这种行为对我们人类伦理道德底线的各种冲击。

首先,谁是母亲?我们该如何确定代孕中的亲子伦理关系?

代孕,作为一种非自然的生殖方式,首先遭到了源于天主教的自然法(natural law)观点的反对。这种新的生殖方式冲击了传统的家庭观和人伦观,对传统的母亲定义提出了挑战。在基因型代孕(如提供卵子)中,代孕母亲其实就是代孕婴儿的亲生母亲;在妊娠型代孕(如“代孕”)中,由于血缘、孕育、养育三个母职要素分离,谁是母亲?对于血缘、怀胎、养育三个母职要素,如何确定其伦理意义?如何确定代孕母亲、血缘母亲与婴儿之间的伦理关系?母亲身份的认定标准是什么?这都是摆在我们面前的重重挑战。

依据生物医学理论,母亲身份的认定不应以孕育而应以血缘为依据,因为子宫的生理功能只是胎儿的孵育箱,不决定胎儿的遗传基因。但是,即便正如以上所说,在传统文化中,十月怀胎对于母子关系和家庭有其独特的社会文化意义。我国民间长期将怀胎视为母职的重要要素。血缘关系虽然有其生物学依据,但是也不能断然否定孕育的意义。怀胎是母子关系的开始,孕母对胎儿产生的母爱不容忽视,不能将代理孕母仅仅看作是“孵育箱”,我们也要肯定其作为一个“人”的价值、尊严与情感。因此,代理孕母也是某种意义上的“母亲”——“孕母”。

此外,代孕契约是双方当事人自由、平等地缔结的,根据双方当事人的意愿和人工生殖的目的,女方委托人无论自己与婴儿有无血缘关系都应是婴儿的母亲。虽然契约说既有伦理依据又符合法治精神,但是需要一个前提,即契约的订立是自由、平等、合法、有效的。还有,虽然委托人成为了孩子的监护人,若委托人拒绝代理孕母与孩子来往其实是不符合伦理道德要求的。

其次,代孕这种行为本身,是贬低了女性的尊严还是促进了女性的独立自主?

代孕之所以会引起社会的广泛争议,这中间必然涉及到如何看待女性身体的伦理观念问题。众所周知,我们的人体一直承载着社会特定的政治、经济、宗教、哲学所形成的伦理价值和社会意义。对此,有一部分人认为代孕是“出借”子宫,将子宫当作工具,使妇女沦为生育机器、孵卵器,贬低了女性的尊严。商业性的代孕使子宫变成一种商品,使神圣的生殖行为被低劣的商业化了。女性靠生育赚钱,市场根据代孕者的智商、外貌、健康状况等为这些女性标价来规定代孕价格。于是乎,“身体商品化”的污名便不证自明了。因此,有人还认为代孕是所谓的“妓女模式”,把代理孕母与妓女作类比,认为代理孕母贬售身体和生殖能力,正恰如妓女贬售身体和生殖器官一样,是极其不合伦理的。

与此相对立,有人则提出,子宫本身就是一个功能性的器官,其最重要的功能就是孕育胎儿,将其工具化并非罪不可赦。他们强调,代孕是女人善用子宫造福于不孕者的善行,在伦理上并无不妥。不孕者是需要得到社会照顾的弱势者,当生殖科技能够解决不孕的实际问题时,不应该一味以抽象概念加以反对。于是有人将奶妈出租乳房与代理孕母“身体商品化”视为一种性质的合理行为。因为代理孕母出售的是自己正常健康的生殖能力,并不比出售自己的体力和知识的其他职业更失去对自己人格的掌控。

最后,这些代孕母亲的个人权利和尊严是否得到了切实的保障?

即使最后全社会和国家法律都认可了代孕这种行为,但代孕母亲最大的贡献应在于为不能生育的家庭带来幸福,而不能有其他的目的。在我国,现今社会的非亲属代孕,毋庸置疑,绝大多数代孕母亲是出于自身的利益考虑而从事代孕服务的。又加上国家法律在这方面还有待进一步完善,所以,代孕行为极易带来一系列的社会隐患。所以,社会首先应当尽量提供社会保障,应尽可能地排除一些纯经济因素的代孕行为。因为代孕过程不同于其他个人行为,它涉及到了一个生命的诞生及其成长,它的存在不仅仅是行为者自身的道德选择或价值取向问题,还必须考虑到孩子将来的生活是否因此而受到不良的影响。所以,从整个社会价值衡量而言,笔者个人认为,代孕行为在我国现阶段是不值得提倡的。

(责任编辑:孟祥进)

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相关新闻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本文共有人参与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友情链接:保镖公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