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文化频道 > 读书>正文

我的西柏坡

时间:2013-12-28 23:53:23    来源:道德文化公益网

我的西柏坡

黄守东

没去过西柏坡,梦里梦外我又常常回到西柏坡。

经常回到的是50多年前的西柏坡。那时本该很蓝的天空中阴云未散,那时本该清新的空气中还有硝烟的味道。

依着柏坡山傍着滹陀河,西柏坡不过是中国北方一个普普通通的村庄,不过百十户人家,不过种稻种麦,吃的庄稼饭,过的庄稼日子。包括那个大院里那些“外来人”,一个个也都是普通得不能再普通,如果脱下土布军装,放下破旧的步枪,和村里人没啥两样儿。

在河边一块麦田旁,我第一次见到了一个普通的他。他穿着土布衣,衣领有些脏了,鞋子上落着尘土。他的手中夹着香烟,手指和牙齿被烟熏得有些发黄。他很农民地蹲在田头,和那个锄地的老农拉着家常。从种说到收,从施肥说到浇水,从人口说到土地,从祖辈说到未来。除了那口浓重的湖南口音,除了眼中偶尔透露的思想,我看不出他有什么不普通之处。是的,他普通得就像这西柏坡,就像西柏坡麦田里的一株麦子。

看看太阳,他站起来,对老农、对我、还有那片绿油油的麦田说:“要想麦苗长得好,就得天天锄杂草,咱们快去锄草吧,晚了可要耽误长哦!”说着他抢先拿起了锄头。

再次见到他,是在那座普通农家小院。坐在小院的磨盘旁, 他还是一样的普通,正和另外几个与他一样普通的人,在摆着棋子。磨盘是普通的磨盘,石子更是普通的石子,但每当一枚石子从那庄稼人一样粗壮的大手落下之时,我就看到红旗在燃烧在成长在壮大,我就看到古老的中华大地正在红旗的激情招唤下焕发崭新生机。他有些却累了,把那只缴获来的指点江山的红蓝铅笔当作香烟抽了起来。然后他笑着站起来,兴趣盎然地和几个孩子过起了家家,那时他就是一个爷爷、一个父亲、一个孩子。然后,他又成了先生,教孩子们里起了家,他告诉孩子们,一个民族要强大,一个人要干出点名堂,没文化可不行。他告诉孩子们,新中国正在走来,很快,穷人的孩子也会和富人的孩子一样能念书了。孩子们听得一脸兴奋,但一个孩子很怀疑地问了句:“你说了算吗?”他哈哈大笑,指指那些人,“我说了不算,但大家说了算!”然后他又指指孩子还有我,“最终还是你们说了算,所以一定要好好学,学好了去干大事,但不能忘本哦!”
  第三次见到他, 是在那个黎明,他窗前亮了一夜的灯光还在亮着,然后越来越亮,直到把那个黎明点亮,把新的一天点亮,把崭新的太阳点亮。

然后,他走出了那间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小屋,带着那群普通的人,迎着曙光向东北走去。他像普通人一样激动着、兴奋着,又有些不安着,他说这是要进京“赶考”了。

挥挥手,他大踏步走去,小村西柏坡又恢复了原有的平静。甚至当那个普通人在一座著名城楼大声说出了一句震惊世界的湖南乡音而成为世人皆知的伟人之后,西柏坡仍然还是那座普通的北方村庄。麦子还是那些麦子,房子还是那些房子,没有修建宫殿,也没有跻身大都。正因如此,西柏坡便成了一个可以让人经常来这里思索和净化心灵的地方,而不仅仅是敬仰和怀念。

一个伟人来到你的怀抱,你没有受宠若惊,一个伟人离开你的怀抱,你也没有怅然若失,你一直是我的西柏坡,麦子稻子一样朴素朴实而又养人的西柏坡。

文章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4c88f64a01000arn.html

(责任编辑:聂少伟)

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相关新闻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本文共有人参与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友情链接:保镖公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