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公益慈善 > 公民社会 > 人物>正文

冯仑:从野蛮生长到理想丰满

时间:2013-12-29 08:14:10    来源:道德文化公益网
 

冯仑:从野蛮生长到理想丰满

中保和

冯仑先生是万通公司的创始人、董事长,是一个著名的地产商,同时又是畅销书《野蛮生长》的作者,是企业公益的重要创始人,是阿拉善SEE生态协会的创办人之一,又是万通公益基金会的创办人。他有企业的经验,同时也有大量的丰富的公益事业创办人的经验。

民企做公益有三种动机:第一种是回馈、回赎、自我安慰、遮掩;第二是中国传统的慈善道德要求;第三是把公益组织当成未来公民社会的一个微观社会组织,促进公民社会发展。

对于企业来说,要想获得很好的社会价值认同和公众的舆论理解,就必须有所节制,节制你对自然资源的使用和浪费,节制你对民工的欺压,节制你对客户的损害,节制你对公众的损害,什么都要节制。

提问1:什么是企业公益?为什么是必须做的事情

企业公益逐步变成了一种道德、一种社会的要求,甚至成了民众的一种期待,也成为了一种股东价值创造的必须。这么多的维度,我就想到企业公益其实已经变成了企业的贞操。

在中国目前,应该说,企业公益的价值观已经得到了几乎所有企业界的领导公共场合100%的支持和私下场合至少90%的支持。当然还有支持没有做的,是另外一回事。

提问2民营企业的社会责任、贞操有什么特点?

做一个企业公民,同时要兼顾和处理的问题: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现实不理想,必须要考虑他们之间微妙的关系。

第一个特点,贞操是必须的。贞操不能讨论,是必须的。

第二个特点,贞操是和痛苦成正比的,当一个人越痛苦,器官越不自在的时候,越能获得高的道德评价。

第三个特点,贞操会和效率有冲突。一个企业在维持企业社会责任的时候,有时候不得不短期内在一些方向上放慢追求金钱的脚步,

第四个特点,贞操是不能交易的,贞操一旦失职,就不可能挽救了。

这四个特点,实际上是作为一个企业怎么样能够在当今社会认真地履行社会责任。

提问3企业已经赚钱了,有钱了,企业能够想到社会公益,如果企业还没有野蛮生长到一定程度,是不是也一样可以理想丰满,一样可以站在同一起跑线来做企业公益?

冯仑:我比较赞同。就公司来说,追求理想必须脱离现实。全世界钱最多的人,其实不是心离钱最近的一个人。往往是心离钱最远,钱离他最近。都是那些超级有理想的人,追求理想,最后顺便也有钱了。反过来说,心离钱越近,每天想赚钱,行为脱离了原本单纯的动机,最后可能也赚不了钱。每天算钱,赚不到什么钱,但追求理想,会得到更多。

提问4大家对于企业的民间基金也好,对政府基金也好,可能关注的是捐了多少钱,捐的钱到底会用在什么地方。对于基金的运用,我觉得应该要透明化、公开化,你有什么看法和见解?谢谢!

冯仑:现在最大的问题是需要透明,特别是政府的公益基金,因为它用的是公众资源。在西方,国营企业一定是上市公司,为什么?国营企业用的是公众的资源,就应该像上市公司一样,把所有的财务向公众公开和发布。比如我们在纽约做公益基金,如果西方政府公益基金要与我们合作投资,他们就要开董事会,而且是网上直播,董事会都是透明的。在西方,凡是用到公众资源,涉及公众利益,第一件事就是透明。

当然私募基金也要透明,包括阿拉善SEE、华夏公益基金以及其他很多的公益基金,都是透明的。经过四大块独立设计,我相信公益基金的趋势是越来越公开、越来越清晰,最终,公众的资源用于公众的利益。我非常支持你的理解。

提问5今天的题目是“企业公益与社会进步”,企业公益,很重要的一个方面是社会制度。你刚才谈到华夏公益基金会,拿出1500万治1500个先天性心脏病儿童。是否可以拿出50万,推动救助制度的完善?

冯仑:这是关于公益基金使用的一个很好的见解。有时候,聊起来,会发现一百年中国都没有什么进步与变化。中国社会制度文明的积累,对美德积极的鼓励,是不是需要长期的制度安排?中国社会究竟怎么样才能积累我们的美德与制度优势?有一些基金正在实践,比如垃圾回收,基金会出一部分钱,做政府研究。明天我会开一个董事会,我会把你的建议转告给八位理事,我们希望政府部门能够帮助。

(责任编辑:何卓杰)

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相关新闻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本文共有人参与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友情链接:保镖公司 |